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财经会客厅》栏目官方博客

 
 
 

日志

 
 

网易《财经会客厅》第11期——上海奥锐万嘉创投基金董事长兼总裁阚治东  

2012-05-30 18:14:26|  分类: 节目文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阚治东:荣辱股市二十年

 

 

 

【本期导读】

20101月,中国证券业教父级人物阚治东做客网易财经会客厅。在与阚治东两个小时的对话中,阚治东畅谈了他二十年的股市人生:他和中国证券业第一代参与者的辛酸探索与激情冒险,与同样教父级人物管金生、尉文渊等人的竞争、友情岁月。

 

【本期嘉宾】

阚治东,上海奥锐万嘉创投基金董事长兼总裁。

生于1952年,1990年任申银证券总经理,1996年申银和万国合并,出任总裁。1999年创立深创投公司并担任总裁。20026月出任南方证券总裁。200632日因涉嫌操纵股价被捕,关押21天。现从事创投行业,管理多家创投基金。

 

【访谈全文】

 

第一节  叫我证券业的老人就可以了

网易财经:网易财经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财经会客厅节目,本期财经会客厅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中国证券业的第一代证券人阚治东先生,他的经历用他新书里面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他亲身经历了中国证券市场早期各个发展阶段的工作,经历了其中大大小小的事件,目睹了证券市场内在的、外露的、正面的、反面的、美好的、丑陋的种种现象相信他今天也会给我们带来非常精彩的观点。阚总,首先欢迎您来到财经会客厅这个栏目,跟我们的网友打个招呼吧。

阚治东:各位网易的网友们,新年好。

 

《荣辱二十年》说出了70%的真相

 

网易财经:阚总,您的这本新书《荣辱二十年》已经出版一个月了,市场反响也非常好,您在书中写到,这本书里涉及到的一些事情,可能到今天都是比较敏感的。如果我们把您过去二十年当中的一些所见所闻所历视为一百分的话,您觉得这本书大概说出了多少真相,您希望通过这本书传达一些什么样的信息?

阚治东:实际上就是我想告诉大家,曾经我们早年的证券市场是这样一个情况,我们也曾经做了这样一些工作。如果说一些敏感的问题,就是1997年大家知道的沪深,深强沪弱两地之间金融地位之争。在争的过程中间,有一些细节涉及到很多人、事,有些事情我也是为了体现对大家的尊重,所以在这方面的一些细节我就不便多说,也包括我们说的在深圳南方证券的过程中间,除了我书中谈的这些部门,也包括很多部门当时对南方证券的一些态度的细节,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这些细节可能也不是很适合说,因为怕引起大家的误解,所以要问我在这两个事件当中谈了多少,我想我谈了70%左右。

 

网易财经:我们还是从您过去二十年的股市生涯谈起吧,您觉得过去的这二十年当中,哪一段经历是您最留恋的?

阚治东:严格意义上说,我最留恋的还是我们早期的证券市场,尽管那时我们和万国证券、海通证券,大家都是争得你死我活,但是那段时间反而是最令今天的我们回忆的,我们经常回顾的反而是这段历史,感觉这段历史大家都充满激情地在干。也有可能因为那时我们也比较年青,因为把我们的年龄去掉二十岁,那我们那个时候都是三十几岁,对不对,老管年龄比我们大一点,我估计他当时也就是不到四十,汤仁荣(前海通证券总裁)比我小一点,所以早年上海证券互相斗的最主要就是这三家。以后我们才逐渐的和全国进行竞争,尽管当时大事小事都争,我在书中都写到了,为一个项目去争,甚至为一个股票认购证的排名,我们也争得难分难解,尽管这样,但是我们今天很多人同时坐在一起还是经常回顾说那时候干活还真的有意思,不像今天,好像也不知道天天在忙活些什么

 

“陆家嘴事件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委屈

 

网易财经:您股市生涯遭遇到的第一个挫折应该就是陆家嘴事件吧,您今天再来回顾的话,其实运作这个陆家嘴股票的指挥也并不是您,您当初为什么要承担?

阚治东:当时我是申银万国的法人代表、总裁。当然,尽管我上面还有董事长、监事长,申银万国我也写到过,有一些奇怪的体制:董事长不是法人代表,总裁是法人代表,这是一种历史的原因造成的,不管是从什么角度说,申银万国是参与了这个事件的,我在书中也客观、如实的说了。当然,大家也说了也不仅仅是你了,决策班子里面也有党委,也有董事长、也有监事长,上面还有主持工作的副总裁、总裁,还有一些部门但我想过,这个问题如果必须要有一个人做出一定的牺牲的话,那么可以用一个人的牺牲,避免大家从总裁、副总裁、分管老总以及部门老总、部门那些项目经理全部受到处分;与其这样,我说还不如我们由一个人来承担。当时我也很坦率地和我们的北京调查组说过,甚至我在书中也写到,我们在行政答辩会上希望他们如果要处分的话,就处分我一个,最后大家也听取了我的意见,毕竟这个事件有一定的特殊性。反过来,我自己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委屈,我认为这件事如果是我们做错了,那总得要负责。

 

网易财经:这件事情对您人生轨迹产生了一个什么样的影响?

阚治东:如果没有这件事,我不可能从证券业转到创业投资方面去,也不可能有我今天这么多的创业投资故事好讲,是不是?所以反过来对我来说,还可能是给我创造了另外一个机会。

 

网易财经:我在读您的书的时候,您讲了,当时其实您除了免职之外,还有一个请求,就是想在申万做一个很普通的职员,但是这个要求没有被允许,您当时心里肯定是充满了不舍的情节吧?

阚治东:因为在当时是有一个先例的,我在书中也写了,是光大银行的冯国荣(前光大银行副行长),受处分以后,实际上光大银行的总行并没有把他调离光大银行上海分行,实际上把他放在一个总督察室,有一个牌子挂在那里,或者是总行驻上海的什么部门,我当时想可能也会给我这样一个机会,不一定完全就是(一撤到底),说做普通员工嘛,可能就是调侃调侃而已,人家怎么可能叫你做一个普通员工呢?可能就是挂一个什么虚职,那么我想这件事是大家都明白的一个事件,应该会有一个时间性,过了这个时间可能一切就都解决了。所以当时领导问我你愿意到哪里去?我说哎呀,我就留在这里行不行?结果领导说不行,我如果留在那里会影响其他继任者的工作。

 

网易财经:现在回头看陆家嘴事件给资本市场带来一些什么教训,我们可以从当中学到一些什么东西呢?

阚治东:我一直想说这个问题,实际上陆家嘴事件是我们整个斗争中的一件事而已,整件事件是我们两个城市之间的竞争,我始终认为,竞争是必要的,没有竞争就没有发展,就没有提高,但竞争要适度,过度的,不择手段的竞争是不可取的。我相信今天的人们已经充分认识到这一点了,类似当年我们那样的过度竞争,今天我也已经充分认识到了,所以我相信在我们未来的行业当中还是会有竞争,但是大家还是要把握住竞争的度。

  

在看守所里问同行:这个行业到底是怎么回事?

 

网易财经:既然有陆家嘴事件的前车之鉴,为什么您还会接手南方证券?因为您去的时候也知道,它已经是处于濒临破产的境地了,您事后有没有觉得后悔当初的决定?

阚治东:从客观角度来考虑有两方面的原因:从我们主观角度来说,我对证券业确实还是有感情,当时如果人家组织上不是叫你到深创去,是到深圳某个国企去当老总,可能我们会有几分犹豫,不可能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从客观的角度说,我们这一代人还有一点服从组织安排的问题,因为毕竟找我谈话的不是随便的一个人说你有没有可能到南方证券去?,都是我们的市委组织部长,我们的书记,我们的市长,对不对,包括证监会的领导,所以这个对我们来说,好像感觉还有一个服从组织安排的意义,所以到南方证券去,从严格意义上说是两方面的原因,客观上、组织上叫你去,主观上自己对证券行业还是比较热爱。

 

网易财经:因为您在南方证券的事件导致您之后有二十多天的牢狱之灾,这几天的生活,让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我看您书中提到一句感受,说监狱的残酷不亚于证券业

阚治东:当然,我写的这段历史和我们今天谈的证券历史是毫不相关的,实际上监狱里面也存在着竞争,这种竞争是另外一种竞争,实际上在里面我感受最深的倒不是这些事,感触最深的,一进去以后一说我是南方证券的,他们说南方证券?知道,你们南方证券好多人我们都认识的。当时我们南方证券有一大批干部,起码被他们报上名的有一、二十个干部都在这里和他们待过。

网易财经:是深圳的看守所?

阚治东:对,都待过,包括有的副总裁,也包括很多的部门老总,当然后来有我和刘波、郭元先三个总裁都进去了,所以想想我们南方证券,给很多干部员工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在这些方面我还是有感触的。另外书中也写到了。(在监狱)我见到了其他一些我们早年证券业的同行,所以我也发了一些感叹,我说这个行业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一代证券人几乎都没有太远离这个行业

 

网易财经:现在跟您同时代的那些证券人,像管金生啊,您跟他们还有联系吗?

阚治东:应该说上海的一批老同事联系得比较多,实际上我和他见过几次面,我记得第一次是我请老管(管金生,前万国证券总经理),我说老管出来了,我们喝喝酒,因为我知道老管过去酒量是很厉害的,早期的时候他也曾经跟我在不同的场合拼过酒,那个时候大家都是表面上互不服气的,所以那天我记得有我,还有华夏证券原先的邵淳(前华夏证券总裁),反正一共有几个人吧,我们带了两瓶江西的三十年的四特酒,因为老管是江西人,所以大家说带两瓶江西的四特酒。结果老管一上来说哟,我不会喝酒了,好久不喝了。但是喝喝喝大家聊起来以后,完全放松了,所以两瓶酒都喝完了,大家也喝得很有感触。这也是我们对他的一个祝贺,也希望他好自为之。后来我记得还碰到过几次老管,但是发现他还是比较沉闷,但是我也没时间跟他细聊了,其他的人见得还是比较多。

网易财经:比如说

阚治东:像张国庆(前君安证券总经理),后来在深圳的时候见过,当时我们深创投的办公室是在投资大厦里面,他当年搞了一个九鼎公司也在我们那个大厦里面。还有陈浩武(前湖北证券总裁),浩武是在我自由以后给我打过电话,也到上海来过,他现在北京,前段时间还说过你有时间到北京我们一块儿聊聊,我和浩武聊得比较多一些,其他的一些老同事也见过。汤仁荣(前海通证券总裁)也见过,他后来到一个房地产公司了;还有江苏证券的鲍志强(前江苏证券总经理)也在深圳,所以一批老证券人大家只要有机会,还是会聚在一起的。但是现在就是机会不凑巧,都天南海北的,有在深圳的,有在北京的,有在上海的,大家凑在一起也不是很容易。

 

网易财经:他们多半还是从事跟证券相关的职业吗?还是说已经远离这个行业?

阚治东:我看了看,大家几乎没有太远离这个行业,就像我们搞创业投资的,说白了也是和资本市场相关联,因为创业投资比实业投资是讲究退出渠道,实际上我们主要的还是资本市场,所以今天所做的还是跟证券行业相关联,我看其他人做的基本上也都差不多,当然也有休息的,说算了,不干了,还有啥干头?到现在还没想明白也有这样的。

 

绰号都是媒体给的叫我证券业的老人就可以了

 

网易财经:您如何来评定您那一代证券人的功过?有一种观点,包括您在内的第一代证券人的坎坷经历,是因为制度不完善造成的,您觉得您这一代人是制度的牺牲品吗?

阚治东:我们不完全这样承认。首先我认为我认识的那些早年的第一代证券人,我知道他们当初积极投身于证券市场的早期建设,无论从主客观的角度都是想为这个市场而努力,并没有太多的私欲,因为早年也没有这么多的私欲可想,早年的资本市场很薄弱,很小,并没有像今天我们看到的这样,有什么东西可捞。早年的资本市场,一些早期的领军人物多多少少都碰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今天我们细想起来,只能说当初我们都是像邓小平说的是摸着石头过河,因为这条路没看出来,必须要有人去趟这条路,路咋趟?摸着石头过河,摸着石头过河就难免会有坎坎坷坷, 我们只有从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可能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网易财经:因为媒体给您很多称号,比如说上海滩猛人”“证券教父救火队队长阚二毛这样的称号,您自己最认可哪个?

阚治东:这些都是你们媒体给叫的,有的时候叫得我自己都莫名其妙,怎么这样叫我?说我,我猛在哪里?我也没猛过。实际上我们媒体都这样叫,有叫猛人的,有叫教父的,甚至说我太谨慎,买股票挣两毛钱就走,叫我阚二毛,这些都让我有点莫名其妙,实际上对今天的我们来说,就叫我证券业的老人就可以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的年龄也慢慢的到了这个年龄了,从早期的八十年代开始做证券,那么证券业的老人我认为是对我比较合适的。

 

我们并没有跳出这样一个所谓政策市

 

网易财经:回过头去看,您觉得在资本市场里自认为做得最得意、最漂亮的一件事是什么?

阚治东:我自己认为一个是早年我们把一个小小的证券公司,在短短的两、三年内变成一个全国性的证券公司,这是我较为得意的,或者是我们这一批人,我和我的同事比较得意的;后来我们做了中国证券业市场上第一个合并,就是申银万国的合并。到今天为止,我也和很多人探讨过,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成功的案例,本身这个得意也不是我个人的得意,都是我们一批同事大家共同做的工作,也包括我们早期创作了很多第一,第一A股,第一B股等等这些,大家今天说起来还是有一点自豪的。

 

网易财经:我们现在把目光聚焦到资本市场本身的发展上面,从陆家嘴事件到今天,您觉得中国的证券市场走出了政策市这样一个尴尬的处境吗?

阚治东:政策对我们资本市场,对我们的股市影响比较大,应该说至今为止,我们并没有跳出这样一个所谓政策市,不仅仅是股市,包括房市,不叫房市,是叫地产业,现在地产业比较好。你现在也可以看到,一个政策调整对一个行业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地产业从前年的第四季度的冷转暖,到2009年的第四季度,暖转冷,就是瞬间之间的一个政策,马上就发生变化。

网易财经:目前的市场,政策调控的力度或者参与度还是过于频繁了?

阚治东:我自己感觉还是过于多了一点。

 

网易财经:资本市场发展有一件比较大的事情,就是德隆系垮台了之后,您觉得中国股市的庄家是就此消失了呢,还是说庄家变得更加聪明了,是因为制度建设和监管真的起作用了还是怎么样?您怎么看待这个事?

阚治东:本身我经历过证券市场,也经历过亿安系罗成、中科系吕梁,德隆系唐万新。今天说庄股完全消失,我相信它是肯定不会消失的,还是有人在这方面做,但是今天肯定要比过去规范多了,也再没有人把不好的事情当成是自己值得夸耀的事来说了。

 

第二节  回到创投行业,第一笔本金来自尉文渊

 

从事创投行业最近投资的10多家公司大都具备上市能力

 

网易财经:当初的南方证券事件以后,您应该也有很多其他的选择,怎么会想到又重新做回创投的事业?您觉得自主创业和在体制内的,比如说在南方和在申万做事情,有一些什么样的不同?

阚治东:这也是一种偶然因素,因为你看南方证券也肯定会考虑我们干什么,我记得当年有一些部门也曾经要我,包括上海市的一些领导也找过我,说让我回到上海金融机构,也和我聊我几次,但是,我可以说是在一些朋友们的蛊惑下,走向了体制外,尤其他们说阚总啊,为什么还在体制内做?既然你对这个行业这么熟悉,你牵个头,我们跟着你一起做。这类的朋友都是所谓的事业有成的人士,也是早年下海,积累了一些资本,受他们的蛊惑,我们就出来了。但是我书中也写了,实际上最后深圳支持我体制外创业的,还是尉文渊和一个北京的朋友,这样我们搞了第一个叫东方现代这样一个创业投资公司。

 

网易财经:您在选择投资一个公司,投资一个标的的时候,会亲自去考察一个公司吗?您挑选公司的标准是什么?

阚治东:对我们创业投资来说,我首先关心你是不是想上市,是不是能上市,如果你本身有的企业说我根本不想上市,那我们投你就不叫创业投资了,我们变成实业投资”“长期投资了,因为创业投资,投入就是为了退出,这是创业投资与其他投资的一个本质区别。

 

网易财经:现在我们一共投资了多少家公司?

阚治东:我们乱七八糟算在一起,最近这几年投的估计有10多家了。

网易财经:这10多家当中,具备上市实力的,无论中小板也好,创业板也好,大概有多少家?

阚治东:目前我们投的这些企业,从目前的标准来看,都具备上市实力,就是看一个年限,像我们做的华风风电我们做叶片的,从效益的角度,去年是1.8亿的利润,如果今年做得好的话,能做到45个亿,效益非常不错。但是它年限太短,因为我们是07年刚刚搞基建,建厂房,08年生产,所以真正完整的年度不到三年,下一步我们打算把它拿到香港。看看香港能不能豁免一些东西,基本上我们投的公司都可以,都具备上市实力。

 

网易财经:也可能一、两年后,您下面的这10个公司都分别在各个证券交易所上市了,似乎看起来,您旗下投的资金好像集中在新能源的比较多一些?

阚治东:这个是我们第一个投资公司,就是东方现代我们投新能源比较多一点,因为正好是当年我们对新能源研究比较多一点,在风力发电,太阳能方面投得比较多一点。实际上我今天也说,我这个人投资从来没有给自己画地为牢,人家问我说你重点投什么东西,我说我也没有给自己划一个圈,说不能超过这个,我还是看到什么项目,早年我们在新能源方面研究得比较多一点,正好又碰到这几个项目,就投了。

网易财经:什么叫碰到这几个项目,是您主动找项目,还是项目主动找您?

阚治东:这里面都有故事,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投了一个中国最大的风力发电机整机,而且发展得非常快,超过新疆吉姆(音),人人都知道。人家说阚总,你也不是风能专家,而且对电力行业也很陌生。实际我们在深创投的时候,也没有投过太多的新能源项目,我说这是偶然的机遇,因为我离开南方以后,有一个新加坡的朋友给我介绍一个美国的朋友,他姓鲍,我们叫他鲍博士,我书中也写到了,他是一个美籍华人,从台湾到美国读书,工作,在美国待了四十年,他在美国已经变成了美国的风能专家,在美国自己搞过几个小型的风电厂,但是由于当时美国的能源、原油价格比较低,所以他的电厂办得也不是很成功,然后他就把厂子卖掉了,他自己在风能方面有自主的知识产权,搞什么立走式风机。我们现在是搞叶片的,他是立走式的,叶片从上面到下面固定,这样转的,鲍博士跟我认识以后整天跟我在一起,就是跟我讲风能,他说中国是风能资源丰富的国家,他给我看一个地图,江苏沿海、山东沿海以及我们的河北到内蒙之间的一些地方,还有西部,整个的风能资源非常丰富,他认为我们国家发展新能源,未来势必在风能产业方面会下很大功夫,所以蛊惑我和他一起创业搞风能。

其实一开始我们没想搞设备,就想搞一个小型风电厂,搞一个风电厂实际上投资是比较大的,当时我算了,一万千瓦的投资大概就是一个亿,我们要搞一个二十万千瓦的,总投资就是二十个亿,我说我们资金哪儿来?他雄心勃勃的说欧洲哪几家银行,都能给我们做设备贷款,第二可以给我们低息长期贷款,所以我们就跑到江苏东台建测风台,建办公室。但是后来一看,国家把二十万千瓦以上的项目全部变成了特许招投标项目,我和鲍博士这个公司不管怎么样也要去投标书啊,但是我们投出的标书和人家五大电力集团投出的标书就没法儿比了,我说鲍博士,这个我看我们标不过人家了,当时我也请了好多专家开座谈会,请了华能的,中铁能源投资的一批人,到江苏去开会,其中有人把我拉出会议室,悄悄跟我说,他说阚总你真想干这个活吗?我建议你,不要搞风厂,你搞设备去。他跟我说了设备的情况,特别提到了大连重工,全称是大连起重重工集团,是一个百年的国有大型企业集团,他们刚好准备要搞1.5兆瓦的风机,而且他们希望寻找一个合作伙伴,不希望搞股权单一的国有企业,我听了以后第二天就飞到大连去,他们大连集团的领导接待了我。对他们来说,是刚想寻找好的合作伙伴,一看我们跟魏总的背景各方面都非常好,等于是想睡觉来了个枕头,所以非常高兴,拜我们为师,说你们考吧,有多少问题我们一个个回答,当然今天这话不能说了,当时啊说怎么会给你们这么低的价格进去的?

网易财经:当时是多少?

阚治东:我们跟他都是原始发起的,我们变成了原始发起人,所以我们就筹备了华瑞风机,现在是国内最大的风力发电机整机厂,当时也是讨论,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今天看来,确实这是一个很成功的案例了,我们从2005年投进去,2006年把最后一笔资金投完,2007年就产生效益,使我们的股东基本上能收回本金,2008年股东又获得了很好的分配,去年就更高了,所以这个项目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准备工作,准备主板或者中小板上市,因为它的体积已经比较大了,现在已经扩股到9亿股了,规模比较大。所以每个项目都有故事,要细说的话,时间就很长了。

 

网易财经:您挑选一些行业或者项目,其实并没有一个特意预设的想法?

阚治东:对,就是带着一个框架说我今天要去找制造业就整天去找制造业,你不一定找得到的,好多项目都是这样的,有一些好项目往往是靠筛选,筛选出来的好项目。今天的深创投他们一直认为投得最成功的项目是潍柴动力,因为潍柴动力他们投了2000多万,最后实际上给他们获得了八、九十倍的收益,一个项目挣了10多个亿,前一段时间我还碰到潍柴动力的董事长谭旭光,他说你看,当时我说多给你们,你还不要呢,当时给你们4000万,你还怕这个风险,那个风险的,最后卡了一半,他说我和徐总两个跑到你们那儿去,送上门的,你们还不要。好多好项目都是这样的,今天总结起来往好里说哎呀,我们刚投了一个好项目,真正的好项目,并非是这样的,有很多错失良机的时候,也有抓住机会的时候,也有千做万做最后做失败的项目,也有不是尽心做,最后倒成功的项目。所以创业投资也有很多传奇的故事。

 

第三节 股指期货推出不会重蹈“327国债事件

 

网易财经:近期国务院批准了融资、融券的试点以及股指期货的三个月准备期,您觉得这些金融工具的引入,会给股市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现在有积极的看法,也有消极的观点,您怎么看待这个影响?

阚治东:这次国务院原则性批准证监会的融资融券、股指期货的推出,这个实际不是一件新闻,早就在做准备,做了很长时间,做了很多年了,现在总算有一个结果了。这件事对证券市场本身是一件好事,融资融券是可以让我们的资金,本身我们的资金就有一定放大效应的角度在运作,这个本身肯定是一件好事。股指期货我们说不要做单边式的,过去说单边式,在中国的资本市场只能做单边式,真的股市涨了,大家都挣了,可是跌了就没法儿做,实际上如果真正推出股指期货,无论是涨还是跌我们都有空间。当然,这是今天我们从政策角度,原则性的角度考虑来这个问题是这样的,但是作为目前的现货市场到底是怎么样的呢?我相信这里面应该有值得我们进行深入研究的,因为我们知道股指期货毕竟是能做空,能做多,对整个今天的现货市场,它必然是一个双刃剑会造成我们市场中一段时间是拼命往上涨,也有一段时间里面可能是不断的往下跑,必然会是这样的,未来一旦推出,市场的起伏波动,就会比今天更加频繁,这是必然的。

 

网易财经:也有人担心,说股指期货推出之后,会不会重现之前“327国债事件的情况,因为大的沪深300指数的权重股里面仍然是由几大部门、机构掌握着控股权,会不会将来有一天重演这样一个历史?

阚治东:会出现一些问题也是正常的,但是如果我们今天整个设计的好,因为毕竟也设计了这么长时间了,应该不会出现“327”那样的事情,“327”当年设计的时候,也不应该发生的,因为“327”我们当年做国债期货的时候,万国、我以及汤仁荣、海通证券,我记得每家大概持仓口数是四、五十万口,也就是以最大的持仓量,就是四十万,或者五十万口,你不能超过这个数字的。如果当年我们电脑系统进行设计的时候,就设计了一个程序,超过四十万、五十万,也就是超过你的设计限额的时候,你就打不进去,那问题就不会出现了,对不对?另外,当年还有一个保证金制度,你交了多少保证金,保证你可以放大40倍,如果你保证金用完了,必须补充保证金,才能继续委托指定人进去,如果我们的电脑也把这些指令设计好,也是不应该发生问题的。

网易财经:主要您觉得还是制度设计方面的问题?

阚治东:当年在系统设计上,还是有缺陷,今天我相信我们的系统会设计得很完善,而且毕竟我们也准备了这么长时间了,所以这样的问题应该不会发生,但是必然还会发生其他的问题,小问题,这是必然的,每次有新业务推出都会带来一些新问题。

 

不能说创业板高市盈率就是不合理的

 

网易财经:近期市场上还有一个事件,就是在去年年底创业板终于推出了,因为您之前在做深创投的时候,市场就有对创业板的预期,现在总算推出来了,因为上市企业现在首批以及后续推出的数量还是比较小,大家对市盈率居高不下比较担心,您怎么看待这个高市盈率的状况?

阚治东:我们的创业板从推出来到今天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但是我们到今天为止,市盈率也好,效益也好,方方面面的企业反响也好,大家确确实实认为它还是成功的。但是成功,我们只是说这个板是成功的推出来了,大家愿意上了,人们愿意投资这类股票了,我说的成功是指这些方面,当然,我们并不是说创业板推出以后,这么高的市盈率好像有什么问题,经常也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我经常说,今天的高市盈率,只能说我们的投资者对我们上的创业板企业高成长型的一个企盼。因为我们说创业板,我们都不是看它目前能实现多少利润,我们是企盼它有一个高成长性。如果我们自己的创业板真能表现出它的高成长性,今天是100倍,过了一年,我们利润增加一倍,那么100倍就变成50倍,如果再上去,我的利润再增加一倍,那可能50倍就变成了25倍,所以到今天为止,不能说高市盈率就是不合理的,毕竟我们设计是要看它的远期的,是高成长性,不是看眼前利润。

 

网易财经:您觉得现在监管当局推创业板上市的力度,破笼的速度、节奏可以吗?还需要再快一点吗?

阚治东:大家也说了,我们作为一个板来说,毕竟要有点量,因为我们开这个创业板的目的不是说我们给大家搞一些股票,大家去运作。我们毕竟还是要为中小企业开辟一个投资、融资的市场,也就是说没有一定的量,对整个社会的积极意义就不大,这个量到底达到多少合适?大家也在判断,有的人说一年起码有一、二百家,没有一、二百家,一年就一、二十家,或者像我们过去一样,市场好的时候多发一点,市场不好就停了,那就毫无意义,所以我觉得对我们的资本市场来说,还是希望它每年能够保持160家到200家之间这样的规模,慢慢的把市场做大,这样对我们各省市的这些中小企业来说还有一个盼头,否则你说每年上市太少了,那么中小企业就该想了,轮到我的时候指不定都猴年马月了。

 

网易财经:您现在公司投资的一些企业,准备上创业板吗?

阚治东:当然,我们现在投的项目也有一些了,针对的都是不同的类型,有打算上创业板的,也有打算上中小板的,还有打算在境外上市的,还有打算主板市场也有的,所以我们也是分不同类型,但是我们最近工作做得比较多的还是创业板的企业,就像我们在安徽、河北跟一些当地政府合作推动的,大部分都是准备上创业板的企业。

网易财经:预计今年大概会有?

阚治东:上次我们公司在深圳开了一次会,我给他们定的目标,我说争取今年有几家公司不要说上市,进了我们整个发行的程序里面去就行。

 

“国际板建设需要有个真正开放的市场

 

网易财经:我们再来谈谈B股市场,从去年开始,大家也在讲一些国际板的事情,就是让一些海外企业到中国来上市,在中国有一些营运,在中国市场筹资、融资,您觉得在国际板方面的建设应该注意一些什么事情?B股市场跟国际板的定位会不会有一些重合?他们两个应该怎么样处理这个关系会比较好?有人建议是不是把这两个板块合并?

阚治东:我听下来这是两个概念,B股我也说了,我们中国第一个B股市场是我竭力推,竭力做的,后来也是我们主持的,就是电子真空B股,当年发行B股是什么原因?我们需要外资,但是我们当年的股市,外资不能直接买我们的A股,也不能让外资自己买我们的A股,所以这样的话我们就等于搞的一个人民币的特种股票,允许外资来购买我们人民币的特种股票,所以B股我们起的大名叫人民币特种股票,到今天这个大名被人家忘了,小名倒是被人家记住了,B股其实是它的一个小名而已。到今天为止,一些外资已经开始直接买我们的A股了,B股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

第二个是国际板的问题,一些境外的企业到中国上市,B股是我们国内的企业向境外发行,国际板是境外企业到国内来上市,这个问题应该说,我们国内的资本市场有一个逐渐的国际化进程,这个进程随着我们国家的开放度,这个开放度也包括我们的人民币自由兑换的禁转,什么时候能够直接进行兑换?也包括我们人民币自由进出,从我内心来说,我始终说今天的资本市场,是一个半封闭的资本市场,是我们关起门来自己做的,境外也可以参与,但是给你设置了很高的门槛,你进来了,都要给你一定的局限性,不是一个真正开放的市场,不像东京证券交易所、纽约证券交易所,或者香港联合证券交易所那样开放,但是毕竟我们未来是要做这件事的,因为我们中央反复给上海强调的任务是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你叫国际金融中心,做的事却都是本国人关起门来做的事,那显然是不行的。所以今天我们说开设一个国际板,我相信这也是我们国际化进程中间的一个重大事件。

 

网易财经:我们先来做一个比较简单的总结吧,如果让您用一句话概括二十年的股市荣辱人生,您会怎么描述?

阚治东:这句话倒是比较难的,要总结我自己的二十年,我就感觉到这二十年来我整个走过的路尽管坎坎坷坷,但是我自己基本还是满意的。

 

中国的股市更适合散户来运作

 

网易财经:您对中国的资本市场满意吗?您对它的理解是什么?

阚治东:我对资本市场的发展速度也是比较满意的,前一段时间和一些人说过,二十年以前我们曾经都说过,我们做过一个中国的美林,中国的野村,把它作为一个理想、一个追求的目标,中国的资本市场到今天为止,可能有一些证券行业的人已经不把它作为目标了吧?可能他们的目标更高、更远。

 

网易财经:您的投资理念是什么?您自己炒股吗?

阚治东:我几乎没有炒过股,也没有开过户,只是偶然关心关心而已,过去把几十万放在股市里面,现在自己也感觉麻烦,正好儿子回来了,我说你拿过去,愿意怎么做怎么做吧,我也懒得管这些东西了。说到投资理念,当然我们是搞投资的,我的投资理念就是踏踏实实、务实精神,要务实的做,所以人家都说我当年的投资是怎么样的,我说我的投资精神就是务实我从来不追求空的,今天我们很多投资人都经常听故事。

 

网易财经:您对散户,就是小投资者有什么建议吗?因为很多人都说中散户操作。

阚治东:这话实际上说得不完全正确,中国的股市更适合散户来运作。

网易财经:为什么?

阚治东:因为在海外,蓝筹、大盘股小投资者根本左右不了它,都是大机构在运作,你只要跟着,整天揣摩着大投资者是怎么样想的,揣摩对了,你投资正确,揣摩错了,你投资就错了。而中国今天实话来说,我们散户可以投创业板、中小板,有很多机会,我们所谓大的机构也不过就是那些基金公司而已,今天实际上是散户、各个等级的投资者在国内的投资机会比国外多,包括我们那些留学在国外的,你看他们今天晚上做的股票都是做中国股票,做当地的股票都做得不是很多,对不对。

 

网易财经:但是现在大部分普遍的观点还是认为权重股仍然是有国资委这些部门,或者重大机构掌控的,小散户根本没有自己的话语权。

阚治东: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我们有很多小股票,今天中小板出来了,创业板出来了,你不是机会很多嘛,所以我为什么说创业板在中国有活力,肯定比香港行,甚至以后要超过美国的纳斯达克,这是必然的。因为我们国内的中小散户太多,他们实际上对那些大的蓝筹股,权重股,就像他们自己想的,他们也左右不了,也揣摩不了,但是现在这些小股票里面,他也左右不了你们,这里面可以有很多的机会,所以我们国内的市场还是比较适合那些散户的。

网易财经:您觉得更多投资的机会可能是集中在现在的创业板和中小板?

阚治东:对,机会还是很多的。

 

网易财经:您对事业的理解是不是也发生过一些变化?比如说在申银万国做总裁的时候,和现在您对事业的理解有什么不同吗?

阚治东:事业有广义有狭义的,过去我们说的事业都是广义的事业,今天我们说的事业就比较狭窄了,就是我们今天的东方慧富也不叫东方现代了,下面还有各个投资基金,有这一帮人,有年青人,也有老同事、老朋友跟着我一起干,我就希望把我们这一群人的事业做好。

网易财经:您之前说的事业,可能是跟整个资本市场相关的,想要做出一番事业。

阚治东:对,现在的事业就聚焦到我自己的一个小圈子里了。

 

网易财经:股民非常关心关于股市趋势的判断,您觉得未来10年中国股市的大体走向会是怎么样的?

阚治东:我相信我们中国经济的高成长性,可能还能维持10年、20年,毕竟我们跟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还是比较大的,就拿上海这个城市来说,到今天为止人均GDP1万美金,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好多倍数的差异,还有我们的西部、中部,那差异就更大。只要我们的经济能够持续高成长性,我们的资本市场高市盈倍数就还能有维持存在的合理性,但是一旦我们的经济也走向了不是高成长性了,难以维持今天的7%8%,或者5%以上的高成长性了,那么这个高市盈倍数必然也会成为问题。

 

网易财经:您认为这个拐点会出现在什么时候呢?

阚治东:大家现在就在研究这个时间拐点,它迟早会出现,这是必然的。可能今年看不到、明年看不到,但是它必然会出现,如果我们今天开始就警惕这个问题,到时候可能对我们的打击就会小一点;如果我们今天一点也不注意这个问题,突然发生变故的时候,打击就会大一点。

 

第四节 最后悔到南方证券最遗憾南方证券破产

 

快速问答

 

网易财经:请您列举一下您最亲密的三位非本公司的朋友。

阚治东:现在我的好朋友一个是对我事业帮助比较大的,我应该把尉文渊(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一任总经理)列为我的好朋友,另外还有一个好领导,在我事业中间给我很大帮助的证监会的庄心一副主席,因为在我走向深圳,以及整个的过程,他给了我很多帮助;还有一个就是我在深圳的事业圈里面的,现在还在经常沟通的陈伟(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是东方富海的,过去我在深创的时候他是我的副手。这三个人从不同的角度都对我有很大的帮助:庄心一从事业角度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尉文渊是我从体制内走到体制外创业,他给了我第一桶本金,陈伟他们都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网易财经:在目前还在世的人当中,您最钦佩的人是谁?

阚治东:那我们就说金融圈里的人吧,实际上上海金融界过去的一些老领导对我帮助都很大,其中有一个叫龚浩成,当年是上海人民银行的行长,原来是上海财大的校长,后来到银行工作了,我对这个人是非常敬佩的。敬佩他什么?一个他本身在我们金融界德高望重,但是我每年到他家里过年,我就到他家里发现他家里永远不变,就是原先住的那个地方,吃饭都是两个课桌拼在一起的,一个他本身的学术水平、领导能力,以及这种廉洁,这个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网易财经:在人群当中,您最鄙视,或者最讨厌哪一类人?

阚治东:最鄙视的肯定就是过于自我的人,什么问题都先考虑自己,很少考虑别人,这是我最鄙视的。

网易财经:就是比较自私的人?

阚治东:对。

 

网易财经:您最不喜欢自己性格当中的哪一点?

阚治东:现在我已经在改了,过去的性格脾气比较暴躁,你现在看不出来了,过去我在申银万国也好,南方也好,深创也好,我们原公司的人在这些方面都是对我批评最多的,现在可能慢慢的岁数也大了,磨的,没有了。过去确实感觉到过于浮躁,碰到问题脾气比较暴躁,训人、批评人不讲场合,往往把很多幕僚、下属搞得狼狈不堪。

 

网易财经:最您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阚治东:一个是从亲情的角度,我现在的家庭是一个和睦的大家庭,这是我最珍惜的,另外我今天事业圈里有这样一批朋友,这是我感觉自己拥有的最大的财产。

网易财经:亲情和友情?

阚治东:对。

 

网易财经:您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

阚治东:也很难说,今天你让我说最后悔的是到南方证券去,但是我又不愿意说这个话,这个问题很难想,人生都有很多后悔的事。

网易财经:相对来讲呢,还是南方证券那件事情吗?

阚治东: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件事的话,那我只能说这件事有一点遗憾。

网易财经:您是指接手这件事有一点遗憾?

阚治东:应该说是接手这件事有一点遗憾,因为这个问题后来我才知道,是实在不会变了,大家很多人的想法不会再像过去传统的那种想法了。

 

网易财经:您最希望自己拥有什么样的才华?

阚治东:像我这样的年龄,也不能追求更多的东西了,我自己认为现在我们拥有的东西不是才华的问题了,而是一种务实的精神,我自认为阚治东能做到今天,就是我在农村形成的一种精神,就是踏踏实实做事。

 

网易财经:如果给您一个机会跟历史上的一个名人吃饭,您最希望跟谁一起?

阚治东:如果能给我机会,我想跟我们的小平同志吃个饭,跟他探讨探讨。

网易财经:您希望跟他探讨什么问题?

阚治东:我认为小平同志就是一个白猫、黑猫论到今天为止大家对这个问题都感触得不是很深刻,一个是发展是硬道理,一个是白猫、黑猫论,我认为小平的思想理论确实是对当初中国整个的体制改革过程中间,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今天好多人已经对这些问题感触不是很深刻了,什么叫白猫、黑猫,能抓住耗子就是好猫,还有五个什么什么,在当初的情况下,没有这两个理论,我估计很多人也不敢大手大脚、大胆的走在体制改革的前列。

 

网易财经:如果您可以向他提问的话,大致想问一些什么样的问题?

阚治东:我就问他你的白猫、黑猫论在今天的社会还适用不适用?

网易财经:就是调动一部分人的积极性的问题?

阚治东:对。

 

网易财经:您的座右铭是什么?

阚治东:只能说一句话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网易财经:现在从您二十年的股市生涯到做创投,做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事吗?

阚治东:应该说所做的事都是我自己喜欢的事,金融行业本身我比较喜欢,做证券也感觉做得很投入。

网易财经:您是喜欢金融业当中的刺激吗?

阚治东:我感觉金融业实际上也是充满着智慧的,无论哪个行业,就像我们搞信贷也是很复杂的,跟不同的企业怎么打交道,怎么做到没有坏账?搞证券业也一样,像我们刚才说的,证券业里面有这么多的业务品种,哪些业务品种是可以重点发展的,哪些业务品种应该往哪个方面发展,每一步都要研究;搞投资的,每一个人今天给你讲的故事,哪一个故事引起你的兴趣了,哪个故事你不感兴趣,都很有意思的。

 

网易财经:如果现在可以改变过去的某些事情的话,您最想改变过去已经发生的什么事情?

阚治东:如果我有能力改变的话,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不让南方证券走到破产、倒闭这一步。如果说我有什么遗憾的事的话,没有把南方证券救活,是我很大的一个遗憾。

网易财经:您最后悔的事是接手了南方证券,但是最遗憾的事是没有把它救活?

阚治东:对。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